卑詩省青少年應該知道性教育的相關事實

Ghada Dbouba,Avery Shannon及Sarah Chown:卑詩省青少年應該知道性教育相關事實

作者:Ghada Dbouba,Avery Shannon及Sarah Chown*

This op-ed was first published online by The Georgia Straight

*本篇最初發表於The Georgia Straight (https://www.straight.com/life/1067441/ghada-dbouba-avery-shannon-and-sarah-chown-bc-youths-deserve-facts-sex-education)

本週,忙著抗議性傾向及性別認同(SOGI 123)政策的成年人分別在溫哥華、維多利亞及阿伯茨福德舉行了集會。教師組織、酷兒維權組織以及進步政治家舉行了反抗議。但是在眾多噪音與媒體報導之下,我們可能會忽略對話當中的重要聲音:即那些青少年自己的聲音。這項政策對他們影響最大;我們該停下來聆聽了。

卑詩省的學生要求接受性教育的權利時,有很多想表達的訴求。

在過去六個月期間,YouthCO青年組織與我們的合作夥伴聽取了全省83個城市600多名高中學生的意見。這些高中生告訴我們,他們希望能得到讓他們在性行爲方面作出最佳決定的信息:是否做好進行性行為的準備,如何給予及徵求對方同意,在哪可以獲得安全套、潤滑劑及避孕措施、以預防性傳播感染或懷孕,甚至如何照顧被性侵犯或得艾滋病診斷的人。青少年們所要求的是能幫助他們在知情的情況下作出關於性行為決定的基本事實。對於年輕人來講,無論他們的性行為是否活躍,這些事實都會起到很大的作用。

通過我們的調查項目,大多數參與的青少年告訴我們,他們受到的性教育只針對一種性行爲:即陰莖與陰道的性交。對於LGBTQ + / 2S青少年來說,這樣的信息不夠。如果這不是他們正在或可能想要參與的性行爲,他們就無法參與這樣的對話。

這樣的對話也沒有爲他們提供他們所需要的關鍵信息,以幫助減少他們性傳播感染及得艾滋病的風險。我們已經知道,在通過口交傳播的性傳播感染群體中,青少年尤其顯著,而且在卑詩省年輕人中,大部分的艾滋病病例是通過肛交傳播的。不管這些青少年是否自我認同爲LGBTQ + / 2S,這些數據都是真實的。這一話題可能會讓一些人感到不適,但這就是事實。

青少年認爲對他們有意義的性教育與他們現在所得到的明顯不對稱。更值得擔心的是在一些教室裡,學生獲得的信息是非常不准確的。例如,有青少年告訴我們,他們學了艾滋病是致命的,或者如果自慰、手臂上會長毛,再或者LGBTQ + / 2S人會下地獄等等聳人聽聞的信息。

卑詩省現行課程方向的寬泛性就意味著教育者有很大的自由。在某些情況下,這意味著青少年正在獲得全面的性教育;但情況並非總是如此。爲了實現青少年領導性教育的願景,卑詩省的教育者需要得到支援,以提供有意義的、標準的以及準確的性教育,既承認性傾向與性別認同的多樣性,又讓學生產生共鳴。

分享準確的信息及資源並不會改變青少年的性傾向或性別認同,也不會導致青少年更早進行性行為。無論通過性傳播感染率、社會聯繫還是心理健康結果等維度來衡量,正確而公開地談論性與身份認同都會引導更健康的社區 。通過使用包容性語言,無論我們的性行為是否活躍,我們所有人都能夠感覺教室對話與自己相關。包容性語言是指承認我們身體與身份的多樣性,承認我們可能通過不同方式體驗到性快感的語言。

如果成年人及教育者正在塑造性教育內容,而受到該教育直接影響的青少年未能參與,那我們就會讓我們的學生們輸在起跑線上。反映當今學生現狀與經驗的性教育加上安全並包容的教室,將有助於爲全省青少年取得更好的健康成果。

而這應是我們都一致同意的目標。

Ghada Dbouba,Avery ShannonSarah Chown是YouthCO人類免疫缺陷病毒以及丙肝協會的領導。YouthCO一個青少年組織,爲全省其他年輕人提供性健康減少危害的同伴教育以及支援

 

 

 


Located on the unceded traditional territory of the xʷməθkʷəy̓əm, Sḵwx̱wú7mesh and Tsleil-Waututh